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≌飘雪≌ 小屋

十月,渐暖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≌飘雪≌,女,亦名琉璃记忆。大学本科学历,湖北黄冈重点职校语文一级教师、教务处主任,湖北省黄冈市骨干教师,湖北省普通话测试员。在全国多家杂志发表多篇教学论文,针对职业教育特征,积极探索适合学生身心发展的教育方法,主张快乐教育,注重微笑教学,论文《手机短信,沟通班主任与学生的桥梁》、《将快乐教育进行到底》、《微笑,你的生活溢满幸福》、《构建平安和谐校园从政教管理开始》,《开放语文课堂 激活学生思维》等论文多次在湖北省多次比赛中获奖。 2011年等多篇诗歌入选《中国当代网络诗歌精选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交 换 生 命  

2010-09-17 20:48:31|  分类: 风淡云清----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很久没听到父母的声音了,很想念。但却一直不敢打电话,只怕那头会传来哪怕一点点的不好,而更牵挂。

      今天,一种强烈的思念纠缠着我,我不得不拨通了爸爸的号码。这么多人患眼病,不知我的父亲和母亲还好吗?

      终于,我听到了父亲的声音,那是一种怎样久违的亲切哦。一种无法抗拒的爱,让我激动。得知父母没患上眼病,心里总算有了一丝安逸。父亲说他刚洗完衣服,还没来得及看我早上给他发的短信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我不敢打电话,却喜欢用发短信的方式。这也许是我的不能照顾他们的一种逃避吧。

      我让母亲接电话,她一个劲儿的说“听不见,听不见”,我好担心,母亲的耳朵怎么了?真的听不见了吗?上次听到父亲说母亲的耳朵有些不好,只是没想到有这么厉害。我的心,很疼,很疼。在我的坚持下,母亲终于接了电话。我很大声的说,唯恐她听不见。谢谢上帝,比我想象的要好。她基本上能听到我说话。打完20分钟后,我的嗓子竟有些嘶哑。我不知道,我的母亲,在电话的那头,是怎样吃力的在听我说啊!

[原创]交 换 生 命 - ≌飘雪≌ - ≌飘雪≌ 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 从父亲的叙述中,我了解到母亲的身体每况日下,情绪也一天天的不好;父亲的叹息也让我懂得:父亲,也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  我黯然伤神,心,疼到极点。母亲一生那么聪明,那么贤惠,那么能干。去年不幸中风两次,而今落下了一些后遗症,比如头疼,比如腿脚不灵便,等等。今年夏天,居然耳朵有些失聪,这叫她如何能够承受啊!

      而父亲,做了一辈子的教师,本想退休安享晚年,没想到母亲的身体成了这样。还有一个月就65岁的他,料理母亲,料理自己及一家子。这种事业的反差,岂止是一声叹息就能如释重负的!

      一种强烈的愧疚,不安,自责,一齐涌上我的心头,和着泪水,我号啕大哭。

      父亲和母亲,用他们毕生的精力养育了我们姐妹四个,含辛茹苦。可如今,却没有一个可以留在他们身边照顾他们。而最近的我,也只是偶尔用电话来表示,这真的是一种莫大的罪过啊!是谁说,要孝敬父母;是谁说,要永远爱他们;又是谁,发誓照顾他们一辈子啊?!所有的愿望,所有的誓言,在事实面前,显得那么无力,那么苍白。

      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孝而亲不待。难道我真的要等到那一天吗?不,这不是我想要的!

      如果用我生命的三分之一甚至是全部,去换取我的父亲和母亲身体的健康与生命的乐观,我愿意。

      上帝,请给我这个机会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2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